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

吴老板的土味情话

“你来这干嘛啊,吴老板?”黎簇把调子拉的长长的。

“我来这找一条路。”


“找路?什么路啊?还要来我这找?”


“一条去你心里的路。”吴邪悄悄红了耳根。


   黎簇大声喊出:“你有病吧!吴邪!”


   吴邪向黎簇走近一步,黎簇后退一步,眼神飘散,脸颊带点红:“你,你要干什么?君子动口不动手的!”


“动口不动手,那你怕不怕我亲你啊?”吴邪歪头笑笑。
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黎簇大声的问。


   吴邪又把头靠近一点,“我想嫁给你,嫁妆是两套房。”


   黎簇的头往后仰,他虽然喜欢吴邪,但是今天的吴邪太奇怪了,让他反而更加的谨慎:


“你欠的钱还完了?还两套房?房在哪啊?呵呵。”至于吴邪说的要嫁给他,他则是选择性的忽略了。


“一个左心房,一个右心房。”吴邪说完,就上前搂住了黎簇的腰,“请问,你愿意吗?”


   黎簇挣脱了吴邪的怀抱,但是看着吴邪的眼睛,那双眼睛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浑浊,反而岁月带给它一种深沉,黎簇反而平静下来,“你认真的吗?”


   吴邪毫不犹豫的点头。


   黎簇快速的啃上吴邪的唇,微凉,但是这是他在梦中最渴望的东西。


   一吻过后,黎簇的额头靠着吴邪的额头,微喘,看着吴邪,“你去我房间吗?”


   吴邪看着黎簇的突出,了然,“走吧,老公。”


   黎簇被他叫的心潮澎湃,只想让他叫不出来。


   第二天,吴邪感到后悔,因为这年轻人啊,就是不知道心疼心疼他这把老骨头,但他并不觉得身上黏糊糊的,看来还是知道心疼他的。


   黎簇以一种八爪鱼的姿势抱住吴邪,吴邪突然就不后悔了,并且还感到满足。


   这是他的青年啊!

 


白兔与松鼠的孩子会是什么?!!

怀孕预警!!!(原文也有的,但本质上不一样)


书航怀孕了,这让白two有点慌张。


虽说不是第一次怀孕,但却是他和书航的第一个孩子。要知道八品就差不多绝育了,这孩子可能就是他和书航的唯一的孩子了。


白two把手放在书航的肚子上,神识向内探去。


他看见了一个被浓郁的功德之光包裹着的团子,虽然才两月有余,但在灵气的滋养下已有了五官和四肢。


上半张脸完全继承了白two的美貌,而下半张脸则继承自书航。但书航一直认为他的下半张脸是他颜值的顶梁柱。


“白幽幽,我想吃灵石了,九品的。”宋书航抚摸着还未显怀的肚子说。


也可以说是“父凭子贵”,书航的家庭地位再上一个档次。灵石不用借,可以直接向白two要了。


不过白two是九幽主宰,用不上灵石的,所以仓库里一个灵石也没有。


“你且在此处等一等,我去”。话还没说完,书航就忍不住自己的嘴,“给你买几个橘子?”


白two却是无奈的看了看书航,书航又皮了。


“我让分身去现世走一趟,为你找一处灵石脉。”


紧接着书航拉着白two聊了好一会的天,譬如聊孩子的性别,明明可以神识查看,却又要保持神秘,不让看。


又譬如这二胎如果被群里的前辈知道了,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事实上,在知道书航怀孕的第一天,这这消息就被传播出去了。


大家的反映俱是平静,毕竟是二胎。


但书航总是很细心,毕竟爱作死的人,如果不够细心,就不能够作好死。


“那么该取什么名字呢?”书航不用说,白two就从书航的脸上看出了这个疑问。


“白宋怎么样?不好,不好,听上去就像白送,寓意不好。那就宋白吧!简单大方又明了。”


“明了什么?”白two出口问道。


“当然是家庭地位啊。”书航顺口就接了话。


“为什么?”白two很不解。


书航突然间有些不好意思,“咳,因为孩子随我姓啊。”


白two明白了,但他没有作出反对的姿态,修士对于姓氏都不大在乎。毕竟有很多修士都没有姓氏之类的,就像灵蝶子道友和他的女儿羽柔子。


但他的手还是揽上了书航的腰,他打算再等八个月就算总账。


(原来白兔和松鼠的孩子是白松啊)